第115章 不要再有了(1 / 2)

话语里带着长辈独有的嗔怪与期盼。

陶军对此早习以为常,嬉皮笑脸地应和着:“得嘞!”

他跟在傅昱学身后,脚步轻快,嘴上却不饶人:“啥事儿?挤眉弄眼的,想泡我不成?”

二人间的拌嘴,更像是亲昵的玩笑,为这个小村庄的午后增添了几分温馨的气息。

当傅昱学提出寻找理发店的问题时,那略显尴尬的神色,以及不经意间的小动作,都让这一幕充满了生活的真实与细腻。

而陶军的故意装聋,更是让这段插曲添上了几分轻松幽默的色彩,二人间的互动,充满了邻里之间特有的温馨与乐趣。

最终,在一番打闹与玩笑之后,陶军还是乖乖地指了路,而傅昱学也不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一番虚张声势的“按摩服务”提议,让两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,这份简单却纯粹的快乐,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温暖而真实。

至于陶军在目送好友离去后那忍不住的笑声,以及老陶头与儿子之间的日常拌嘴,都是这个小小村落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它们编织成了一个个普通而又温馨的故事,让人在不经意间,便能感受到那份纯朴的人情味和生活的美好。

老陶的脸上堆满了戏谑与不以为然,眉宇间挤出几个字:“帅?你倒是给我带个帅气的儿媳妇回家让我见识见识啊!上回那位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了,你倒是给个像样的理由?”

他双手环抱于胸前,眼神中满是对儿子的调侃与期待。

陶军故作轻松,手指轻轻探入耳内,嘴角挂着一抹无奈的笑容:“她说我姓李,她姓困,加在一起就成了‘离困’,说是听着不吉利,就这么散了。”

他的语调中带着一丝自嘲,仿佛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趣事。

老陶一听这话,气得举起手,轻轻地敲了一下陶军的后脑勺,嘴中发出不满的嘟囔:“滚滚滚!你就整天这么瞎胡闹吧!等你哪天玩腻了,咱们村里的好姑娘都嫁到外村去了,看你还怎么挑三拣四!”

老陶的话语里既有对儿子的责备,也有深深的忧虑。

提到“外村”,陶军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西灵村,那个村子里有一位清纯脱俗、让人心动的姑娘,她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。

“嘿嘿,不怕,西灵村的姑娘还多得是呢!”

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与期待,十八岁的生日越来越近,他也愈发感到时间的紧迫。

“谁愿意嫁给像你这样不务正业的浪荡子!婚姻又不是买白菜那么简单!”

老陶的话语中满是头疼与无奈,面对儿子频繁更换女友的行为,他不禁担忧,这何时才是个头。

陶军嘿嘿一笑,没有接父亲的话茬。

以前,他总是信奉“活在当下”的人生哲学,而如今,他开始觉得,一切都不必急于一时。

“好饭不怕晚,好花开不败。”

他心里默默地想着。

几杯小酒下肚,老陶的神色变得柔和,开始感慨起傅昱学终于有了个温暖的家,随后话锋一转:“对了,昱学刚才找你什么事?”

陶军酒足饭饱,满意地打了个饱嗝:“哎呀,也没什么大事,他就问我去哪里理发比较好,我就随口推荐了村头那位大爷。”

老陶一听,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: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糊涂!那位大爷的手艺早就大不如前了,手抖得厉害,上次把铁根的头理得简直不堪入目!”

“什么!你怎么不早告诉我!”

陶军闻言,猛地一抹嘴,连自行车都没来得及好好安放,便急匆匆地蹬车冲出了门,心里暗叫不好。

然而,当陶军赶到时,一切都已经太迟了...

傅昱学站在那里,面色如铁,一头秀发被埋得一边坑坑洼洼,另一边则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