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奖励与回忆(1 / 4)

齐染话音刚落,旁边看守齐老六的警察一拥而上,抬起齐老六送到医院抢救。

可惜他的哮喘发作太快,人还没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。

齐染在病房门口哭得凄切:“一定是他最近情绪太激动了,才会突然犯病!他还这么年轻,怎么会这样子啊!”

沈倩和沈浅浅得知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,只见到了哭哭啼啼的齐

染。

“倩姐,你不觉得这一切太过巧合吗?”沈浅浅拉着沈倩的衣角,附在她耳边轻声说。

齐老六早上还好好的,怎么会齐染去看了他一眼就好端端的犯病

呢?

除非齐染做了什么手脚。

但是沈浅浅想不通齐染要害死齐老六的原因。

沈倩也是一样的,她觉得这件事情背后有人暗中操作,可要怎么揪出这个人呢?

“我的儿啊,你去的好惨啊!”齐母携带着齐家其他五兄弟来到医院,冲上把齐染推倒在地,揪起她的衣领疯狂摇晃着问她:

“老六对你还不够好吗?你为什么要害死他!你为什么这么容不下他?早知如此,当初我们就该把你这个便宜货送人!”

齐母情绪越来越激动,齐家的兄弟生怕自己的老母亲被气出个什么好歹来,上前强行把两人分开,安抚着齐母。

齐染这才能脱身出来喘口气,说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是六哥命短,自己哮喘犯了,怪得了谁?”

“胡说!”齐母哭着反驳她:“老六的病都多少年没犯过了,怎么他一碰见你就犯病呢?”

送齐老六来医院的警察看不下去了,站出来替齐染说了句话:“这事真的和齐染无关,两个人连肢体接触都没有,怎么可能会故意让齐老六犯病呢?”

“肯定是她用了什么气味重的东西!”齐母愤愤不平地说。

齐染急着想要从这件事里脱身,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齐母:“你倒是闻闻上面有什么气味没?”

那股淡淡的香味早就在来医院的途中被风吹散了,齐母接过来一点味道都闻不到,却依然自己的儿子死得冤枉,哀嚎声传遍医院的每一个角落。

齐老大看着哭得抽泣的齐母,真担心她待会哭出什么问题来,指着傻愣愣站在一片的齐染说:“还不快过来扶妈离开,还等着让妈留在这个地方继续想起那些伤心事吗?”

齐染伸手想去扶齐母,却被齐母将手甩开:“我以后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”

“老大我们走!”齐母被齐老大扶着离开医院,身后跟着的四个儿子连个正眼都没给齐染留。

齐染心里不是滋味的很。

自打她记事起,妈偏爱的就是她头上的六个哥哥,平常家里好吃的、好用的都要紧着六个哥哥,齐柒能用的只是他们用剩下的。

不过偶尔也有例外,那便是齐染能帮着家里做事或者给家里谋点什么好处的时候,妈妈就会多看她一眼,会多夸赞她一句。

所以,齐染不管在未出嫁时还是结婚后,她一心只想着齐家,她想让妈妈知道她从来不是个便宜货,而是比家里的六个哥哥还要优秀的存在!

齐染想都没想,走上去跟在了齐母一堆人后面,没等她跟上齐母一行人后面,她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捂着口鼻带进杂货间。

黑衣人递给她一叠钱:“事情对所有人保密,这是你的第一笔报酬。做好了后面的事情,回报比这个要多得多。”

齐染麻利地收下钱,怯生生地问:“后面的事指什么?”“除掉沈倩。”

。.。。

沈浅浅自从齐家人走后,心里总觉得有些惴惴不安,干脆拉上沈倩一同上前跟踪他们一行人。

她们和齐染距离不过短短的十米,正当她们准备再上前一步时,沈浅浅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警报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