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7章 戒备(1 / 2)

虽然暂时打退了这四国联军,但是王镇恶心中清楚,除了邾国损失惨重,连堂堂骠骑将军都阵亡了,三万大军更是几乎全军覆没,其他三国最多也就损失了上千人而已,说到底还是不痛不痒。

所以王镇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会卷土重来,如果他们真的卷土重来,那么以目前南平道的兵力,恐怕也就只能做到固守。

更何况旁边还有个后周和越国,所以此战远远还没结束,南平道随时可能还会有一场大战,而且如果真的有大战,那么规模绝对比之前更大。

正因如此,王镇恶才不顾僭越,将黄雷的棺椁送至京城,希望项开封赏,即使他也不知道黄雷的死因究竟是什么,但如果项开这么做了,那么对于正在浴血奋战的士卒来说就是个好消息,证明就算他们战死了,也没有后顾之忧。

而对于这一点,不需要王镇恶多说,项开自己也明白,更何况这副棺椁已经送来了,项开不封赏黄雷都说不过去。

不过现在,项开显然对封赏没什么兴趣,毕竟这件事情明天也可以办,后天也可以办,现在项开最关心的还是此战打到现在战果和损失究竟怎么样。

而面对项开这个问题,那些斥候实际上也是一知半解,好在徐庶将战况详详细细的写了一遍。

“金忠、蒋信,呵呵没想到连明朝的人也出来了。”当看完这份战报后,项开摇了摇头,在心中腹诽道。

不过这倒是也很正常,邾国一个三流国家里都排不上号的小国家,在历史上就没几个可以历史留名的名臣,可不得从其他的朝代里拿到些人才嘛,要不然连三流国家都算不上。

“这份战报里说擒获了邾国大将蒋信和王通,以及猛哥卜花,还有东辽国的鲍鸿,这四人现在在哪里?”项开抬头询问道。

猛哥卜花是金忠的弟弟,也是南平道大军突袭那夜的值守将领,如果不是他擅离职守,恐怕王镇恶的突袭还没有这么顺利,而等到王镇恶大获全胜,开始打扫战场后,才发现这位邾国大将也不顾恶臭,躲在马厩里,企图逃过一劫。

不过猛哥卜花忘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虽然时间不宽裕,但是战马这种战略资源那自然要被搜刮走,也不知道猛哥卜花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选择躲在那里,结果被几个士卒发现后直接拖了出来。

而猛哥卜花还想要蒙混过关,假说自己是邾国的士卒,结果被邾国另一位大将王通直接指认了出来。

王通虽然也被擒,但他显然恨透了猛哥卜花,如果不是这小子浑水摸鱼,敌军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攻占了邾国大营,最起码他王通逃跑的概率大大提高,而且他之前就跟猛哥卜花就有矛盾,现在落井下石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“启禀陛下,王将军有令,命我们顺便将他们押解进京,听候陛下发落,现在他们押解被宿卫军的人带走了,关押在府衙大牢里。”领头的斥候连忙说道。

“潘崇彻,你去一趟府衙提人,把这四个人都带过来。”项开看向身旁的潘崇彻说道。

说实话,项开已经有很久没有得到一位正儿八经历史留名的名臣了,无论是系统任务还是从其他途径都没有,现在好不容易俘虏了三个人,虽然这三个人在历史上名声不显,但若是真的能够收服,那倒是也可以用用,总比没有要好吧。

潘崇彻知道项开求贤若渴的心思,所以他也没多说什么,而是点了点头,转身便离开御书房,朝着京城府衙而去。

潘崇彻离开后,项开对着那些斥候点了点头道:“你们做的很好,先在京城驿馆休息几天,待封赏下来后,你们跟随押运的队伍一起走。”

“多谢陛下。”那些斥候行礼后便在潘崇彻的带领下离开了皇宫。

“当前检测到二流武将金忠,武力66,统率81,智力69,政治58,性格;谨慎。”